1. 主页 > J会生活 >【反东奥正名】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:不能参赛是生命的折磨

【反东奥正名】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:不能参赛是生命的折磨

【反东奥正名】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:不能参赛是生命的折磨

1981 年,中华民国奥会与国际奥会签订洛桑协议,更名为中华台北奥会,而这个名称一用就是 37 年。前奥运田径国手纪政日前受访时表示,「中华台北」不是我们国家的名字,提到自己曾以「Chinese Republic of Formosa」与「Taiwan」的名义参加奥运,因此发起「东奥正名」公投。

对此,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持反对立场,不支持「东奥正名」,认为这会损及运动员参加国际赛事的权益。理由或许与他的个人经验有关,现年 68 岁的他,曾连续六届获得奥运资格,但其中 1976 年蒙特娄奥运与 1980 年莫斯科奥运却受政治因素干扰,痛失参赛机会,他感叹道:「对我们运动选手来说,这是生命上的折磨。」

【反东奥正名】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:不能参赛是生命的折磨受访者:中华民国奥运人协会秘书长、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

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採访整理

 

Q:您曾六度获得奥运资格,其中两次因为政治因素而无法参赛,想请您分享当下的感受。

A:选上奥运资格时,我非常惊喜,自己内在做了一个重大宣示,要全力以赴、赴汤蹈火,就算练死了,都要拚着命去练。我相信苦练之后,一定有机会可以创造个人最好的成绩,正常的训练一天大概 6 小时,我都抓 10 到 12 小时的训练时间,没有假日、白天与晚上,就这样经过一年时间,但到了 1976 年,因为政治因素,我们没有参赛。

我当时约 25、26 岁,正是年轻气盛、各方面智慧与能力都够,也是经得起各种考验的年纪,却连试的机会都没有。我有种说不上的无奈与纠结,里头包含某种程度的怨恨,自己投入那幺多时间,最起码能证明一下自己练的结果,最后却连证明的机会都没有。

虽然 1976 年没了,但我继续準备下一次奥运会选拔,当然还是抱持全力以赴的心情,结果花费四年时间準备,到了 1980 年又宣布,我们不準备参加。政治因素干扰体育,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,射击的运动生命算很长,其他运动项目的选手哪能等八年。

【反东奥正名】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:不能参赛是生命的折磨

Q:请问在您的体育生涯中,对使用「中华台北」参赛有什幺感受?

A:我用「中华台北」参加比赛的时候,刚开始没有强烈的感觉不对。有次我在世界盃打到第二名,升的不是「中华民国」旗子,升的则是「中华台北」的会旗,忿忿不平、不甘愿的感受涌了上来,为什幺其他国家都可以用他们自己的国旗,为什幺我们不能,只能屈就于这个名称。

这几年,「台湾地区」的政治现象是尽量把国旗国歌消失不见,在这个大环境,我们的爱国心已经开始淡化,现在还有谁会认定「中华民国」是「青天白日满地红」,还有这种热爱的情操呢?只有老一辈的人吧,年轻人管不了那幺多。

【反东奥正名】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:不能参赛是生命的折磨

Q:请问您不支持东奥正名「台湾」的原因为何?

A:我认为他们不要天马行空地想问题,应该回到务实面找问题。如果他们可以真正回到务实层面,联合对我们友好的国家共同提案,让我们的议题能进入到国际奥会,给予「台湾地区」一些肯定,这样程序才是对的。

当他们在办公投连署时,我站在旁边看了 30 到 40 分钟,看他们是谁,又是怎幺做的,但他们只是对路边经过的人说「你赞不赞成我们用台湾的名义参赛」,大家觉得那也没什幺不好,就糊里糊涂地签名,问题是根本没人想到,这对运动员是一种伤害。

他们提出这个议题时,是否有考虑到运动员万一将来受到伤害,他能够等吗?有想过这些人是从小开始练习,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国比赛,路却断了吗?这很不厚道。射击的运动生命比较长,其他的运动项目,别说一届奥运四年,可能不到两三年,他的运动生命就结束了,运动员能参加国际比赛是很珍贵的事情。

 

Q:纪政说,用「R.O.C.」参赛她也可以接受。您对此有什幺看法?

A:纪政的年代用「R.O.C.」上场比赛,她那时候就该应该坚持,走到哪里就要去用,而不是中间发生那幺多事情,已经定名为「中华台北」,又隔了好几十年回过头来讲,为什幺中间那段时间不说话?纪政是我们国内少数参加过国际比赛,且有知名度的人,国家也对她不薄,台湾的体育到底要什幺样的走向,该要怎幺样的走向,现在状况跟以前不一样,我认为不要在云端说话,应该坐下来,务实地去看问题。

【反东奥正名】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:不能参赛是生命的折磨

Q:您比较倾向用「R.O.C.」或「Taiwan」,哪个名义来参加奥运?

A:这不是我们可以自己想的,要拿现实问题来做衡量。到现在为止,「台湾地区」的运动员出国参加任何项目,都是用「中华台北」,虽不很满意,但也得接受这个事实。我们愿不愿意接受或要不要改,老实讲,「中华台北」是经过国际奥运执行委员会的决议,你不能说改就改,要经过大家提案通过、执行委员会的同意,还要过半数以上才能更改。

但在更改之前,还要认定你是否为一个国家。据我所了解,我们没加入联合国或国际红十字会,我们就不被算作一个国家,都不被看成一个国家了,你要改什幺名称,根本不用提,还没进到议程就被否决掉。

也有人问过我,未来用台湾、中华民国或任何名义,到底有没有可能。我说有可能,当台湾不管用什幺名义去参赛,所有项目都打到冠军,在最后拿到冠军的时候,只要站上台,拿一张布条写着「我要用我们的国名」,如果有这个实力,全世界都会支持。当然现阶段,就退而求其次,在「中华台北」的名称下参加国际比赛。

【反东奥正名】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:不能参赛是生命的折磨

Q:您认同「体育归体育,政治归政治」吗?为什幺?

A:目前我所经历到的,没办法体育归体育,政治阻挡了很多体育发展,从我这辈子参赛以来,几十年来,不知道跟「大陆」代表吵了多少次架,为了国旗国歌争端多少。尤其在 1981 年当中,发生最多次,甚至跟国际奥会、体育无关的活动也碰到同样的问题,只要有「老共」在的地方,都要用「中华台北」,不能看到「青天白日旗」。

谁说体育里没政治,有权力的人怎幺玩,都在他手里,台中东亚青年运动会不就是「大陆」主导会议的结果吗?谁敢得罪他?他又凭什幺决定?这不是一个国际公开的比赛吗?为什幺会有其他国家的人站出来说话?这是体育还是政治?我这辈子参与那幺多届奥运,打了几百场世界盃的比赛,你告诉我体育里没有政治,你现在把我头割掉,我也不相信。

 

Q:如果最后公投通过了,您会如何思考这样的现象?

A:我的立场还是不变,公投再怎幺过,「中华台北」是国际奥会已经定下来的名称。到目前为止,我已经表达过很多意见与看法,中华民国奥运人协会的立场也一样,最重要的是保障「台湾地区」参与国际比赛的空间,这个舞台不能被毁掉,因为运动员的运动生命有限,训练得很苦,就是要一个舞台来展现。最后我要讲,搞运动的何必难为运动人,连这点空间也要把它剥夺。

【反东奥正名】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:不能参赛是生命的折磨

Q:中华民国奥运人协会目前主要投入的工作有哪些?

A:国家对于过去参加奥运的选手,少了一份关注,所以我们重新关注自己,我们找了一群老奥运人,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,把奥运人协会弄起来。第一步做的是整合「台湾地区」曾参加过奥运的人,总计有 637 人,并把「台湾地区」参加奥运以来所发生的事情都写成书,未来可能每四年一次更正。

同时,我们也为奥运人弄一个家,让他们在任何时间都可以回来,聊天、喝茶或分享过去的经验。今年,我们更与法务部矫正署配合,让奥运人轮流到少年监狱,与 18 岁以下的受刑人分享自己的奋斗过程,告诉他们人类的生命很短暂,希望他们离开这个地方后,能好好规划自己的人生,重新回到社会。

【反东奥正名】前奥运射击国手杜台兴:不能参赛是生命的折磨

延伸阅读:

  • 【支持东奥正名】不用再相忍 体委会前主委杨忠和发声挺台湾【支持东奥正名】彭政闵也要喊他先辈 陈昭安、许维智挺「台湾」出赛